产品展示

新闻资讯

咨询热线

地址:
传真:
邮箱:

日本富豪海外代孕产19子扬言要生1000个孩子

发布时间:2018-03-07
  
 
  近日,一位在泰国找人代孕生了19个娃的日本男子赢了孩子的抚养权官司。
 
  等等,这是咋回事?
 
  2014年8月,泰国警方在曼谷一所公寓发现了9名婴儿,经过DNA检测,这些婴儿全部都是一位日本男子的孩子。
 
  随着警方的深入调查,发现该日本男子通过代孕母亲生下了19个孩子,其中4个孩子在日本,2个孩子在新加坡,剩下的13名婴儿均在泰国。
 
  当时,由于泰国警方怀疑该男子贩卖人口,所以将这些婴儿安排在泰国的相关机构寄养。
 
  但是,该日本男子向曼谷法庭提起诉讼,要求获得这些孩子的抚养权。
 
  就在前几天,他获得胜诉,将有望将这些孩子都带回日本。
 
  曼谷法庭称,这些孩子的代孕母亲均已放弃抚养权,而该男子财力充足,育儿准备充分,也没有贩卖人口的嫌疑。为了孩子的幸福考虑,判定该男子拥有其抚养权。
 
  这位财力相当的男子啥来头?
 
  据日媒报道,该男子是日本光通信公司创始人、曾经的全球第五大富豪重田康光的儿子重田光时。
 
  那他为啥要生这么多小孩呢?
 
  辩护律师称,重田成长于一个大家庭,喜欢被孩子们包围着的感觉。
 
  重田自己也曾表示,希望每年有10个孩子出生,最好能生1000个孩子,以造福世界,以及赢得选举。
 
  其实,代孕产子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。
 
  大约40多年前,代孕产子首先在美国兴起,如今已经有2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人们尝试过找人代孕。
 
  近些年,去泰国寻找代孕母亲的日本人极速增长。
 
  在日本,代孕是被法律所禁止的。10年前,自民党曾提出方案,表示应该对天生或因病而失去子宫的女性开放代孕政策,但后来不了了之了。
 
  如果去美国找代孕母亲,包括交通费可能需要花费2000多万日元(约合118万人民币),而相比之下,发展中国家则只需要数百万日元。
 
  其中,泰国凭借相对高超的医疗技术成为日本人的首选。
 
  2014年,日本NHK记者在泰国探访了一个被称为“代理母亲之村”的小村子。
 
  这个村子位于泰国北部,从曼谷驱车前往需要6个小时。当地20至40岁的女性中,每五个人就有一人做过代孕母亲,而且很多“客户”都是日本人。
 
  一位叫布帕的女性称,她曾为一名60多岁的日本女性代孕过一个孩子。
 
  布帕夫妇育有二子,但由于二人凭农场工作每月仅能挣1万日元,难以维持生计,从而加入了代孕的行列。
 
  布帕称,代孕一次的报酬约为100万日元(约6万人民币),相当于她7年的收入,她用这笔钱买了量梦寐以求的二手车和3公顷的土地。她说:
 
  “我很难说为别人生小孩是一个不错的工作,但是如果不代孕产子,可能一生都买不起土地吧。”
 
  一位在曼谷的医疗中介称,近年来,面向日本人的代孕中介机构增长了5到6倍。
 
  随着代孕产子越来越商业化,问题和纠纷也频频发生。
 
  一位代孕母亲称,在受精卵移植到体内后,她每月都要乘坐6个小时的巴士去曼谷的医院接受体检,怀孕5个月后,她在去医院的路途上流产了,也因此患上了下半身疼痛的后遗症。
 
  然而,她再也联系不上中介了。
 
  还有一些日本夫妇在向支付巨额中介费后,由于代孕母亲没有妊娠,空手而归。一位有过类似经历、一直梦想着有个孩子的女士称:
 
  “当时真的很绝望,连梦想都失去了,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”
 
  由于代孕产业乱象丛生,2015年,泰国制定相关法律加以限制。根据法律规定,只有泰国夫妻,或者夫妻有一方为泰国人且结婚三年以上,才允许代孕。
 
  而走在代孕产业前沿的美国,则遇到了生死拷问。
 
  在美国,70%的州法律是允许代孕产子的。自2002年起,代孕产子的美国人在10年间增长了近3倍,至2014年,大约每年有2000多名美国人代孕产子。
 
  一位专门代理代孕官司的律师称,近些年,越来越多的代孕母亲和亲生母亲就关于该不该生下孩子而发生争执。
 
  代孕母亲莱斯称,她在怀孕4个月后,通过体检发现胎儿脑部出现严重缺陷,委托人要求流掉孩子,但她表示拒绝。她说:
 
  “我没有办法杀死这个孩子。虽然不是我的小孩,但我觉得我要对这个生命负责。”
 
  看来,有的时候,光有钱也是没法任性的。
    电话:    
2017 安生昆明助孕网 版权所有     技术支持:安生昆明代孕